您当前的位置:佛教交友网文海书苑人生感悟 → 为何藏传佛教的修行者,有些是有家室的瑜伽士
  • 为何藏传佛教的修行者,有些是有家室的瑜伽士
  • 作者:根松达麦 发表时间:2017-10-2 21:24:00 浏览:38 次
  • 嘎玛仁波切答:在古印度,佛陀传下两种修行制度:出家传承和瑜伽士传承。在小乘戒律,才有剃度出家的制度,就大乘的角度而言,菩萨戒高于小乘戒律,但是菩萨戒中没有剃度出家的戒律。原因是一个人的修行好不好,关键是内在的实修有无进步,这与外在是否剃度关系不大。所以在古印度和西藏,一个人如果能精进修行,无论是否出家,大家都会敬重。古时候印度八十大成就者,大部分都是瑜伽士,龙树菩萨的师父也是瑜伽士。

    莲花生大士和菩提萨陲大师将佛法传到西藏时,将两种制度一并传入。在西藏,修行者在小乘的部分一定要受居士戒,受了居士戒以后,要不要剃度出家是个人的选择。因为这是一个佛教徒最基本的戒律;大乘的部分是受菩萨戒和密乘戒。所以至今藏传佛教修行有两种制度,一种是瑜伽士的制度,印度称为白衣罗汉「白衣行者」,另外一种是出家众的制度,但是修行者还是以出家众为主,偶而会有瑜伽士的系统存在。

    「瑜伽士」从小像出家众一样修行,但是不剃度出家,只受圆满居士戒、菩萨戒,受密法的灌顶,并持守密法的戒律。他们虽然也娶妻过在家生活,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投入在修行上,甚至有很多都过着像出家众的生活。但是因为不属于出家众,所以不能参与出家众的活动,例如佛学院只有出家众才能就读,在每十五每诵戒或结夏安居时,瑜伽士就必须离开出家法师修行的地方,除此之外,其它时候是平等的。

    藏人将这两种修行人都尊称为「喇嘛」,「喇嘛」是「上师」的意思。所以有的喇嘛可以结婚,有的喇嘛不可以结婚;或是这个大修行者有家室,那个大修行者是出家众,这光从外表是无法分别的。

    附:瑜伽士的功德-桑昂丹增仁波切
    瑜伽士不是学印度瑜伽的人。瑜伽士是有度化众生的能力,戒律清净,有大圆满境界的大修行人。莲花生大师在藏地传授佛法的时候,当时出家人和在家修行人的地位是一样的,他们的座位、供养、名声都是一样的。并不存在出家人名声高,在家修行人名声低的现象。

    在家的瑜伽士和居士是不一样的。瑜伽士有很多超胜的能力,比如有超度亡者的能力。有的瑜伽士还有起死回生的能力。西藏郎达玛灭佛的时候,不管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都不允许学习佛法了,也不允许出家。那顿桑杰益西是一个大瑜伽士,他念了密宗的咒语,做降伏的手印,然后天空开始打雷下暴雨,雷电击死了很多郎达玛的人。这个时候郎达玛害怕了,他说,我只是危害出家人,你们这些在家的瑜伽士我是不敢得罪的。历史上瑜伽士的功德还很多。

    瑜伽士的传承印度也有,历史上印度有八十个大瑜伽士。藏地历史上也有很多有名望的瑜伽士,如法王如意宝的前世列绕朗巴,顿珠法王、玛朗德钦仁波切、麦彭仁波切等,包括很多有莲师传承的伏藏大师都是瑜伽士。瑜伽士和伏藏大师基本上是一个意思,只是称呼不同。

    伏藏是怎么来的呢?当年莲师与伏藏大师在一起的时候,把很多珍贵的法器、经文等伏藏品藏到山里,石头里或其他什么地方。然后分别授记多少多少年以后,由伏藏大师打开伏藏,到那个时候,伏藏品如果被取出来的话,可以利益无量无边的众生。如针对末法时期的伏藏品就有各种各样的经文和修法,如金刚萨埵修法、普巴金刚橛的灌顶等等。一髻佛母、玛哈嘎拉、丹坚护法三位是伏藏的护法神。他们保护伏藏不能被损坏,不能烂掉,也不能被其他人取走,只能交给莲师授记的伏藏大师。除了这三位护法神,藏地还有很多很多护法神,这些护法神以前都是危害人的鬼魔,被莲师降伏后,在莲师的金刚杵下发愿保护藏地的佛法。这也是藏地的佛法在经历了那么多的灾难后,仍然保护得很好的原因。

    如意宝法王也是一个伏藏大师。伏藏大师们在打坐的时候可以回忆起当年莲师的伏藏品,对现在末法时期的众生有什么样的功德,到时候打开伏藏时,会有什么样的护法神,有什么样的人陪伴,也就是凡夫人说的妻子,还会有什么样的修行人跟着,非常详细。现在是人寿七、八十岁的时候,莲师有很多伏藏是对这个时候的众生有巨大的利益。法王在开取珠日神山的伏藏时,有很多看得到看不到的修行人和空行母陪伴,珠日寺当时的住持才登喇嘛也在其中。

    莲师的经文中,包括莲师亲口说过,藏区的一个山谷中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莲师化身的伏藏大师,或者是莲师授记的伏藏大师。伏藏大师基本上都是在家人,都有空行母陪伴,也就是自己的妻子。这些陪伴都是莲师专门安排的,不是随便一个女人就可以。末法时期众生需要的各种药物、经文、佛像等等各种形态的伏藏品都需要这些伏藏大师才能开取出来。

    瑜伽士有什么特点呢?

    第一,一般有特别长的头发;

    第二,耳朵上戴着白色的贝壳做的耳环;

    第三,束发的发簪上印有经文;

    第四,腰上带着七宝做的或者是天铁做的普巴金刚橛,或者是一个三角形的藏文叫“honmkong”的东西,有盖子,专门用来装鬼的;

    第五,穿白色的披单,上面有蓝色的条纹。

    第六、经常背着藏语叫“达拉”的法器,达拉是用意外死亡的,十六岁的一男一女,并且分别是属马和属猪的,用这两人的头盖骨做的一种法器。梵文叫“扎玛热”。

    这种法器发出的声音在莲师听来,就如同儿子呼唤母亲一样,让莲师无法拒绝。瑜伽士还有各种各样的我们一般人想不到的,比如人皮做的法器。这并不是说密宗的瑜伽士杀了人或者把家里死人的皮和骨头用来做法器,做法器用的这些东西都是别人捐的,或者有信心的人供养的,或者是高僧大德留下的。

    第七,金刚铃和杵一般不离身,就像武士离不开自己的刀一样。

    对瑜伽士来说,用人的头盖骨喝茶和用碗喝茶是一样的,在瑜伽士的境界中,已经超越了染污与清净。瑜伽士的修行非常的严格,比如他们必须专门去大大小小的一百零八个天葬台修行。大的如五明佛学院的天葬台,还有一些小的。修行的时候违缘或恶魔是一定会出现的。别说天黑了,就是黄昏的时候你去佛学院的天葬台看看,阴森可怕得根本就呆不住人。但是对修行好的瑜伽士来说,睡在天葬台和睡在五星级宾馆是没什么区别的。另外,还要去一百零八个山泉边修行。

    有一次一个瑜伽士在天葬台修行,晚上就睡在天葬台,夜里他做了一个梦,有人牵了一匹蓝色的马,马的颜色和水的颜色一样漂亮,这个人跟他说,你骑上马,我们走吧。然后这个瑜伽士就起身去骑马,一只脚已经踩上了马鞍,这时他听到他的上师在喊他,于是这个瑜伽士醒了,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在河边,一只脚已经在河里了。瑜伽士就是这样,在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方接受严酷的修行训练。

    我家有一匹脾气很厉害的马,我在霍尔噶丹喇嘛处学习的时候,父亲有一次骑着这匹马来看我,在霍尔噶丹喇嘛处住了一晚上,父亲很喜欢聊天,那天晚上和霍尔噶丹喇嘛聊了一个通宵,第二天骑马回去。走在路上太阳很大,天气也很热,我父亲在马上睡着了。这是很危险的,因为这匹马性子很烈,睡着了肯定会被摔下马,非死即伤。这时我父亲梦见一个很大的转经筒,父亲问霍尔噶丹喇嘛,这个转经筒很漂亮吧?喇嘛说,是很漂亮。梦中霍尔噶丹喇嘛的声音像炸雷一样,父亲立刻惊醒了,马上想到,这就是上师的加持。瑜伽士的功德有很多,但霍尔噶丹喇嘛不是在家人,他是个戒律清净的出家人。

    法王如意宝本来也是一个在家的瑜伽士,他在洛若寺讲课的时候,一天一个十六岁的女人来找法王如意宝,她说,我是你的空行母。如意宝法王拒绝了她,说我这次做释迦牟尼的弟子,广摄更多的出家弟子。女人说,你不要后悔,你没有尊重莲师的安排,我是做到了。说完女人就走了。洛若寺的很多出家人都非常好奇,一直看着这个女人从寺庙出去,走到山路上,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很多瑜伽士有高深的境界,他们的行为也是高深莫测,是我们凡夫人不能了解的,因为我们的修行和他们差得太远,所以千万不要胡乱的去评价别人,说些什么酒肉上师等怪话。对这些大修行人产生邪见的果报是很严重的,绝不是杀了几个生命的问题,诽谤大成就者的果报要严重得多。

    色达的活佛瑜伽士很多,都是在家的修行人。我在洛若寺修行的时候,五明佛学院有一个很有名的堪布,在佛学院的第一个极乐法会上,当时我的上师杰旺堪布也在,那个堪布在法会上讲了很多瑜伽士的坏话,说你们这些色达的凡夫人,带着老婆孩子什么的,说了各种各样的不好听的话。当时我还在学习,这个堪布本身名气也很大。后来杰旺堪布在上课的时候说,这个人最大的罪过就是说了这些诽谤瑜伽士的话,他现在看还是个戒律清净的人,你们看看他过不了几年肯定会破戒的。结果真的三年后,他就破戒了,并下山娶妻生子。我们藏区还有一些五部大论讲得很好的堪布,开始修行很好的人,一旦对瑜伽士产生邪见,诽谤瑜伽士,最后的结果不是短命就是破戒。

    对我们凡夫人来说,最好是不要去评价别人,不要去管别人的修行好或者不好,我们认为除了我以外每一个的修行境界都很高,这样比较好。

    佛子行中说,“因惑说余佛子过,今自违犯且退转,已入大乘行者过,莫议论说佛子行。”意思是说,因为自己的迷惑和浅薄,说其他修行人的过失,不仅自己违犯了佛陀的教言,且容易退失道心。对于我们认为的其他大乘修行人的过失,切莫议论。因为自己的贪嗔痴和执着,诽谤别人的修行人,对自己的修行肯定有特别大的影响,因此,为了自己的修行,为了尊重佛法,千万不要议论瑜伽士的过失。

    瑜伽士还有很多功德,比如有人生病了,或者脑子不正常了、疯了,如果瑜伽士用佛珠打他们,拍他们的背,力量是不可思议的,很多病痛很快就好了。还有身体上的肿瘤,医院都没有办法的时候,请瑜伽士念咒语,也可以神奇般的好了。瑜伽士修行咒语也是非常严格的,需要闭关修一年两年,观想忿怒本尊如马头金刚等,有大圆满的境界,比如普巴金刚的心咒,先念一千万,然后看心咒有几个字符,有几个字再念几千万。如六字大明咒,先念一千万,再念六千万。修咒语的时候,需要闭关、打坐、止语、夜不倒单、不食葱蒜。修到各种验相出现,比如梦或身体上的变化,并得到上师的确认,才算修成功。有些验相可能是魔的加持,所以必须得到上师的认可才行。比如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很多小虫,医学应该叫细菌吧。修行专门治疗身上小虫的病的咒语也有。我们在石头上放上一只蚂蚁,然后蘸上口水在蚂蚁身边画一个圈,如果咒语修行成功了,即使口水干了,蚂蚁也不会跑出圈外。

    瑜伽士还有很多功德。他们用的法器也是一般人不敢用的,如人骨做的念珠,头骨做的碗等,因为他们的修行已经达到了最高的境界,并不是西藏人都很野蛮。另外,有些伏藏大师本身就是莲花生大师的化身,莲师自己也说过任何一个有人的山谷中就有我的化身。佛陀也说过,只有我和像我一样的人才能去评判别人的修行。所以我们不可能了解别人的境界,是不是莲师的化身是不是佛陀的转世,我们怎么可能知道。戒律中说,即使你有神通观察到一个人破戒了,那也不能作为把他从僧团中开除的依据,除非你亲眼看见他破戒,或者已经有传言他破戒并证实了。显宗都是如此严格的规定,密宗更是这样。凡夫的肉眼根本就不干净,即使眼睛见到了也不一定就是你能理解的行为。所以我们尽量以恭敬心来对待别人。学密宗必须要有恭敬心,尊重别人的修行,恭敬心和清净心在密宗的修行中都是再三强调的,我们在前行中也说过,要观想自己闻法的环境、上师、眷属都是圆满的,要有这样的清净心。如何培养自己的信心和清净心,可以多看看密宗前辈高僧大德留下的教言。

    密宗的大修行人留下的文字是不同的。大五明小五明五部大论都学得很圆满的人,他们自己写的东西和一个这些都没有学过但是从自己圆满的智慧中自然流露出的语言,是根本不相同的。一个伏藏大师从自己的智慧中流出的文字,也叫意伏藏,它的意义上不一样的。比如六世达赖写了很多情诗,不仅文字优美,而且意义深刻,包含很多对未来的预测。还有我们在做马头明王的佛事,普巴金刚橛的佛事和大威德金刚的佛事时,念的经文都特别的经典,绝不是凡夫人能够想出来的。一个伏藏大师的意伏藏,有的时候需要四五个人记录。有的色达地区的伏藏大师根本没有学过五部大论或者小五明,一生写了六十多本论典,有的写了三十多本。如意宝法王大概写了四五本书,每一本都有十多万字。

    宁玛巴的十三个伏藏大师都预言过法王如意宝的降生。有的是在一百多年前,有的是在三百多年前,有的是在六百多年前。他们都准确的预言过包括法王的父亲母亲叫什么,出生在什么地方,身上有七个什么样的标记等。

    很多伏藏大师都有自己的子孙后代,比如说佛学院在的地方以前有一个叫顿珠法王的瑜伽士,他和法王如意宝是同一个家族,他是特别厉害的瑜伽士,他有七个儿子,七个儿子的神通都很广大,顿珠法王自己说过,我的后代十三代以内,一代比一代厉害。如意宝法王也是他的第六或第七代后代。藏族人很喜欢拜见上师,对于这样的大瑜伽士,只要见到他或者听到他的声音,也能接上很好的缘分。

    任何人诽谤瑜伽士,对瑜伽士本身来说没有任何伤害,瑜伽士已经修行到了最高的境界。但是对自己的危害就很多了。我今天讲瑜伽士的功德,并不是为了保护在家的修行人,怕他们的屁股露出来了我给他们盖上,我是确实很心痛我的弟子们,希望他们不要做这样的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的事情。我们藏地的居士和汉地居士都是学习大乘佛法的人,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自己要想清楚,如果永远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不可能有进步的。今天解释瑜伽士和伏藏大师,还有一些缘起,我们卓克基寺庙的一个功德主和二十多个出家人念了十天莲师祈请文,共念了十万遍,会供的供养今天送过来了。另外,今天和其它活佛、堪布一起放生了价值十几万的生命。同时,今天是释迦牟尼佛成道的日子,今天见的修行人也都是瑜伽士,一切都非常圆满,以此缘起,今天讲了以上内容。

收藏本文〗 〖返回